排泥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泥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罗伟广两家公司堪比茅台未来想象空间巨大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5:22 阅读: 来源:排泥钢管厂家

罗伟广:两家公司堪比茅台 未来想象空间巨大

以电影产业来说,以前大家进电影院基本上都是奔着外国大片去的。但是最近几年,国产电影火得很,像《泰囧》出来之后票房之所以那么高,这其实就是一种对本土文化的认同。同样的,在化妆品、女包、服装方面,逐渐地也会出现一系列优质的国产品牌。整个市场的消费观念将来会有一个大转移,这一点很重要,未来的想象空间十分巨大。比方说,近些年上海家化就吃掉了很多联合利华和P&G的市场份额。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是熟悉罗伟广的人对他的共同评价。  2009年,新价值2期以190%的收益率夺得私募冠军,一时间,罗伟广名声大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新价值,也在一夜之间成为投资圈尽人皆知的明星私募。  但罗伟广和新价值的命运却在触及巅峰后发生了戏剧性转折。随后的2011、2012年,新价值旗下产品全数遭遇“滑铁卢”,客户巨亏、大规模赎回的新闻屡见报端。  攀上私募之巅,罗伟光用了一年时间;从峰顶到谷底,也只有2年时间。在经历了私募江湖的无情打磨之后,如今的罗伟广依旧坚守在私募一线,只不过现在的他对于投资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悟。近日,《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与罗伟广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他的经历,对普通投资者也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客户是把“双刃剑”  NBD:你做投资多长时间了?  罗伟广:自己开始花很多时间操作是1995年开始,1995年到现在18年了;正式进入投资圈是2000年,2000年到现在13年,也不长也不短。这13年的经历很简单,跌了5年,涨了3年,后面又跌了5年,整个过程波动很大,市场变化也很大。  NBD:这么曲折的经历,你有什么感受。  罗伟广:在这10多年的时间里,潜移默化地,我也有了自己的风格,万变不离其宗,有几个核心点可以和你分享一下。  首先是要赚上市公司的钱。 市场上有一些投资者以交易为主,即那些技术派,这类投资者是从市场博弈中赚取博弈对手的钱;而我们主要赚上市公司的钱,即分享上市公司的价值成长,辅以适当的市场博弈。两种赚钱方式无所谓对错或者优劣,主要看个人天赋和经历。  从1995年到现在,跟着涨停板敢死队炒过,听消息、看图形等其他手段也使用过。但后来渐渐发现,投资一家上市公司,将时间拉长一点,还是做价值投资更具备优势,新价值本身定位也是这样,否则就不是这个名字了。  第二,我不想赚太辛苦的钱,或者没有优势的钱。投资已经告别了为了赚钱而赚钱的时代,而是在打拼自己事业的同时顺便把钱赚了。基于这种定位,很多业务我们没有去做,即便这些业务明显能赚钱。  NBD:你如何看待2010年前后业绩的突变?  罗伟广:2009、2010年这个阶段比较特别。那时阳光私募刚起来,我们又是龙头,深受投资者喜爱。大家给我投了很多的钱,也乐意见到个股估值被炒到很高。但那时市场整体估值已经很高了,根本没有那么多估值合适的中小市值的小盘股给我。这时我面临的选择是:要么不做,要么从高估值里挑相对被低估的,或者是估值处于中等水平的。回头来看,当时的选择做得并不好。  2006、2007年,我们管理的基金规模就有十几个亿了,到2010年上半年增长到30多亿,排在全国前十,那时候整个市场有1000只阳光私募产品了。尽管当时指数是跌的,但是小盘股都在涨,由于我们正好判断对了这个节奏,收益非常好。这给我们的团队、渠道和客户制造了一个假象:我们能够穿越周期、战胜指数,也能够战胜基金规模扩张带来的管理难题。但事实证明其实是不行的。  到了2010年四季度,我们的基金继续扩容到50亿,与此同时小盘股和创业板开始下挫,我们那个时候很被动,认购基金份额的钱不断涌过来,但可选的投资标的却基本没有。  在2010年之前,我们操作大资金的方法跟现在完全不同。2010年四季度创业板、中小板下跌时,我们认为可以主动对仓位进行调整以规避这些风险,但后面发现调整不了。一是净值3个月不涨,客户就开始出手赎回,接下来净值下跌,就直接引起连锁反应,遭遇更大规模的赎回,这时候只能被迫砍仓,砍仓时机不合理导致更大的亏损;另一方面,我们规模太大,创业板和中小板个股盘子太小,一旦我们平仓,会引发股价连锁下跌,  从经营的角度讲,我们当时犯了个很大的错误,说白了是没有摸透阳光私募和客户、散户的行为模式,在这个过程中交了很多的学费。  掘金一级市场  NBD:在经历大规模赎回风波后,你们进行了怎样的调整?  罗伟广:其实在2010年,我们还有一部分资金投了一级市场,这类投资非常成功。第一个获利退出的公司是做手游的,我们通过并购将其卖给了上市公司,赚了近5倍。在一级市场投资的行业还有传媒、安防等等,也赚了很多钱。  虽然IPO已经暂停1年,但一级市场还是像2009年、2010年那样火爆,因为上市公司的并购活动并没有停止,很多准备IPO的企业选择曲线上市,要么借壳,要么通过向上市公司注入资产以获得部分股权。  从某种意义上讲,在二级市场上也可以像PE机构那样进行投资,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挑足够好的公司。二级市场、一级市场都用PE的模式、思维来投资,这个方式比较适合我,这才是我们的优势。  我过去在二级市场上没有做好资金安排,中间爆仓了,一旦爆仓什么机会都没了,后面涨10倍关你什么事?这几年我得到一个教训,更加坚定了我做价值的信念。在二级市场上,我挑行业的能力不算差,是能赚到钱的。不过,我更建议大家往一级市场去,往企业、生产领域去。  我经常这样比喻,一开始炒股谁都做“零售”,慢慢庄开始出现,庄相当于是做批发,先自己囤货,等价格合适了有人接就扔出去。这两种模式都十分依赖标的股票本身的资质,风险很大。股票本身基本面有了问题,或者大小非解禁后砸盘,都会给持股人带来巨大损失,庄家也不例外。与其任由大小非宰割,不如跟大小非站在一起,去做一级市场,斗不成他就变成他,或者跟他合作,这是我们的优势。  NBD:罗总是怎么在一级市场选择投资标的呢?  罗伟广:挑选投资标的,还是要看他的团队能力、所处行业景气度、公司发展前景等等,这是必要条件。但前提是人家愿意让你介入,这一点很关键。  在二级市场,你看好一家公司,你愿意买多少股份都没人拦你,但在一级市场不行。一些优质的未上市公司,券商直投已经投了一部分,老板的亲戚朋友又投了一部分,我们作为投资公司话语权很小,很难投进去。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因为我们是二级市场专业的投资机构,一、二级市场都懂,熟悉资本运作。企业让我们投资,相当于免费找了一家投行。  为了让企业愿意接受我们的投资,我们通常会在资本运作上给企业一个大致的规划,如果企业有几百万的利润,我们可以指导企业去挂前海、新三板;利润到了3000万,情况允许就等IPO,不允许就卖给上市公司;IPO之后,我们还会指导企业怎么资本运作、怎么融资、并购,做强做大。  二级市场上,新价值主导的资本运作案例并不少,这就是我的信用和品牌,让我能够在阳光私募中脱颖而出。  总得来说,现在的市场情况是:在一级市场做战略投资的机会越来越多,二级市场上市公司的并购活动也十分活跃,在两个市场都有需求的情况下,就有新的盈利模式,这也是我们现在极力提倡的模式。我觉得现在新价值的情况比2010年管理50多亿资金的时候更好,那时候的50多亿只是表面风光。从管理能力来讲,那个时候远不如现在。我现在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跑公司,跑一级市场项目上。当然我也会跑一些二级市场项目,因为一二级市场毕竟还是紧密相关的。  消费市场有大变局/  NBD:您对消费市场作何判断?  罗伟广:消费市场将来会有很大的机会,传统行业甚至一些新兴行业普遍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投资机会不是很大。比如我近来挑的公司有两个产品,一个产品毛利率50%,另一个产品70%,产品还供不应求。产能过剩的产品可能只有20%的毛利率,几个点的净利率,还不够还银行的贷款利息,投资这样的行业没什么前景。但像我挑的这家公司,它的产品有很高的毛利率,能扩张出去,卖得出去,老百姓认可,这就是好的公司、好的产品。  就像茅台,市场上卖2000元,很多时候还供不应求。经销商进货的价格可能只有几百元,这其中的利润有多高?我就一直在找茅台这种投资标的。对国产的东西大家其实是很容易产生认同感的,以电影产业来说,以前大家进电影院基本上都是奔着外国大片去的。但是最近几年,国产电影火得很,像《泰囧》出来之后票房之所以那么高,这其实就是一种对本土文化的认同。同样的,在化妆品、女包、服装方面,逐渐地也会出现一系列优质的国产品牌。因为我们下一代人,比如说90后,他们的消费观念和60后、70后、80后是不一样的,在他们眼里,国产的和外国产的商品起点是一样的,只要你做得好,他们就愿意掏钱。整个市场的消费观念将来会有一个大转移,这一点很重要,未来的想象空间十分巨大。比方说,近些年上海家化就吃掉了很多联合利华和P&G的市场份额,茅台抢占了很多洋酒的市场。  在奢侈品方面,之前一线市场中高端奢侈品都被欧美的品牌霸占。没办法,人家有百年品牌,实力强横;二线市场一般都是港资,这一块儿内地企业还是有机会挤进去的。

价值股与成长股有望共振上涨  2013年以来,成长股整体表现强于价值股,但是最近一段时间,TMT、电子、医药等成长股整体回调,部分长期牛股出现了30%以上的调整,这也导致创业板 、中小板等指数弱于沪深300等权重指数。在成长股整体回落的这段时间,价值股并没有乘机超越,而是出现了分化。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对于资金面偏紧以及经济下行的预期比较强。我们认为,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对于全年改革的部署,以金融为代表的价值股将迎来一次脉冲机会,而成长股在大幅调整后也将出现反弹,这两个群体最终会有一次共振上涨的机会。  投资心态被压制  10月以来,TMT的持续杀跌严重影响了市场人气,随后一些长期牛股也出现补跌,市场长期以来奉行的成长投资理念遭遇重大打击。在这个过程中,一些融资加杠杆的资金也遭遇了割肉平仓,两市融资余额出现阶段性下降。至上周五,两市融资余额出现企稳,一些融资额比较大的成长股出现反复,恐慌平仓暂告一段落,但融资客心态仍处于摇摆状态。  从市场预期上看,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因素压制了市场投资心态。一是经济预期走向。三季度经济数据披露后,市场主流观点认为经济小幅反弹结束了,大概率的事件是开始回落;二是流动性预期偏紧。央行放慢了逆回购动作,银行新增信贷减少以及银监会对于商业银行同业业务的监管,让市场感受到资金面偏紧;三是创业板利润增速放缓。三季报披露后,A股全市场取得了15%的净利润增长,而创业板整体利润增速仅5%左右,这也使得投资者对于创业板绝大多数个股高股价产生忧虑。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价值股也没有好的表现,成长股则出现了显著调整。  权重股存在局部脉冲机会  今年以来的经济微幅反弹并没有给权重股带来估值修复的机会,相反,由于房地产市场调控预期不明,地方债规模的继续上升,以及实体经济投资成本上升等诸多问题干扰,权重股整体上出现了分化,特别是三季度以来这种分化变得很明显。一方面是制造业经历过一次小周期补库存过程,但周期股业绩没有同步释放。银行业依然占有市场资金配置的重头,但银行业总体利润增长仍处于回落趋势。所以,在很多情况下,整个权重股群体缺乏系统性机会。另一方面,投资者撇开经济、行业、企业业绩这些线索,从改革创新的角度寻找突破后,出现了优先股试点改革的炒作,平安银行 、浦发银行 、电力股等都有过阶段性的上涨。这种表现,在权重股中属于另类。  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认为改革政策是刺激权重股表现的重要线索,比如国企改革、优先股试点、交易制度改革等等,这些线索可能是渐进的,也可能集中体现,当然,对于体量比较大的权重股来说,改革举措恐难以带来全局性机会。就算改革政策出台,市场也未必能再短期内精准理解,会有一个过程。不过,由于市场投资心态被持续压制等诸多原因,当前股市并没有系统性风险,只要政策面有一些可以立刻落实的举措,权重股就会出现局部脉冲行情 ,这一点是可以期待的。  成长与价值的共振将出现  A股的结构性行情运行到现在为止,成长股远胜价值股,并非打平。就算近期成长股出现较大调整,在一些细分领域景气度,公司业绩成长、资金配置比例方面,成长股也远远胜出。从中小板的情况看,权重股主要集中在电子、医药、先进制造业,这些领域三季度增速似乎有所放缓,估值仍有回落可能。从创业板情况看,权重股主要集中在传媒、互联网、环保、医药这些领域,经过1个多月的调整,不少细分领域龙头个股跌回价值成长轨道当中,具备了企稳反弹的条件,比如传媒、网游,相对于沪深300指数见底了。假设市场后期对于政策预期不敏感,那么我们估计场内资金热点仍将围绕成长股展开,如果投资者对于政策给予积极响应,那么价值与成长会出现短暂的共振上涨,其中成长股的弹性将继续好于价值股。我们继续看好环保、医药、传媒、军工、北斗导航等细分领域龙头公司的机会。  需要说明的是,价值与成长共振机会需具备几个条件。第一,三中全会释放长期改革利好,股市推出类似优先股等试点政策;第二,新股 IPO继续延迟,至少11月份无法推出,场内融资融券 ,特别是融资余额保持在3000亿元以上,加上市场近6000亿元的保证金 ,两市就可以保持一定活跃度;第三,产业资本增持回购净值上升。中国石化增持A股被认为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我们认为不然。当这个行为逐渐坚定的时候,必然会影响市场的投资心理,与此同时,央企增持回购批量出现,要注意因此而出现的制度创新机会。(上海证券报)

中银基金:大消费板块中长期看好  2013年以来,A股市场结构分化明显,陈军认为,转型期带来的两极分化现象仍会延续  在基金业,以3年作为一个考量周期,无论是固定收益还是权益类产品的业绩,中银基金业绩表现都比较突出。海通证券权益类基金评分榜上,中银基金的投资管理能力位居第六;而在公募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00亿的大中型基金公司中,中银基金位居第二。  作为中银基金执行董事,陈军亲自担任中银收益混合、中银中国混合等基金的基金经理。2013年以来,截至10月29日,它们以七成左右的股票仓位,分别取得27.20%、20.48%的收益率。海通证券数据显示,在牛市中,中银基金的业绩能保持在行业前1/2;在熊市中,能保持在前1/4。从长期看,中银基金的业绩保持在前1/3,且波动相对较小。  这番业绩,来自于中银基金投研团队的判断和操作。陈军说,中银基金投研团队有三个特点:一是注重固定收益和权益投资的结合,在宏观经济和政策的分析方面具有优势,趋势研判的准确性较高;二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方法的结合比较充分。研究员都经历过牛熊市的循环,推荐个股时,能根据自己的调研和经验来给基金经理推荐投资标的;三是基金经理团队互相协作。基金经理的从业年限平均在10年以上,既有行业研究员出身,也有交易员或策略研究出身,能从不同的角度对问题加以研究。  2013年前10个月,A股市场结构分化明显,代表小盘股的创业板上涨了71%,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指数之一;同时,上证综指则成为全球表现最差的指数之一。但是,这种分化实际上是一个正常现象。据中银基金的研究,A股历史上年度表现最好的板块和最差的板块之间的差距最高曾达190%,而2013年的两极分化程度为119%左右。在这种结构性行情中,电子、传媒、医药等板块表现强劲,预示着未来转型的方向;而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的强周期行业表现较差。  从基本面角度看,创业板市值前一半的公司利润平均增速是GDP的3倍,也就是说,在经济增速回落的时候,创业板公司的盈利整体保持增长,较高的业绩增速为指数的上涨提供了支持。  陈军认为,这种转型期带来的两极分化现象仍会延续。中银基金曾做过一项关于日本转型期的研究,发现历史上日本股市最好的板块和最差的板块估值差曾相差20倍,即最差的板块只有8倍左右的市盈率,而最好板块的市盈率可以达到160倍。  谈及未来的投资策略,陈军表示他最看好大消费。过去,在投资与出口导向的发展模式下,机械制造板块表现优秀;未来,随着经济结构转型,与民生相关的板块前景广阔。例如,在新型城镇化过程中,政府会加大公共消费支出,很多城市的排水系统将不仅是修建下水道,而且会采取自动化和智能化控制系统,从而带动一批软硬件产业的发展;再如,在医疗保健养老等方面刚性需求旺盛,大健康产业存在巨大投资机会。  除大消费主题外,陈军还看好国企改革所带来的机会。在全流通背景下,上海、安徽等地方国资将加大国企改革,完善治理结构,然后择机逐步退出充分竞争的行业。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制度性的红利。  在看好2014年结构性投资机会的同时,陈军认为,2013年年底前,市场存在一定调整压力。通胀向上,资金收缩,经济下行,这些因素的交织具有类滞胀的特征,可能会导致阶段性的股债双杀。届时,市场将再次出现逢低买入成长股和消费股的机会。(瞭望东方周刊)

alevel课程有哪些

alevel留学

alevel课程是什么

ib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