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泥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泥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该不该还用转基因对抗杂草山香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21:04:00 阅读: 来源:排泥钢管厂家

该不该还用转基因对抗杂草

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一度被视为“化学魔法剂”;它有着广谱的除草功能,使用简单、安全,降解迅速,美国农民曾经几乎人手一瓶。然而近年来,“魔法剂”渐渐失灵了。据报道,从2000年开始,至少10种能够抵抗“农达”的杂草在美国22个州祸害了上百万公顷耕地。更引起关注的,是2008年美国《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称在种植“耐除草剂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田地中,2008年的除草剂使用量和1996年相比,增加了一倍——难道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中的耐性基因“跑”到杂草里去了,让杂草也产生了耐受性?发生这种被称为“基因漂移”的现象,可是会让许多人神经紧张的!

“基因漂移”可能性很小

对这样的猜测,复旦大学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卢宝荣教授认为,发生“基因漂移”的可能性很小。虽然“漂移”在自然界内确实存在,但要“漂移”成功,双方必须是“亲戚”关系,如若不然,就不会发生自然条件下的杂交。

卢宝荣长期从事转基因水稻的“基因漂移”研究,他在实验中发现,即便是具有亲缘关系的物种,“基因漂移”的成功概率也会随着植株之间的空间间隔距离增加而迅速下降:例如,两种水稻种植间隔如果在10米以上,转基因“漂移”的概率就降到了0.0001%,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美国国家科学研究理事会去年发布的报告《转基因作物对美国农业可持续性的影响》称,美国3种主要的转基因作物,其转基因向野生种或亲缘种漂移的可能性都不大,但要警惕转基因向亲缘非转基因作物漂移的问题。

卢宝荣分析,抗性杂草才是除草剂用量增加的“罪魁祸首”。不同于“基因漂移”,生物抗性的产生,是由于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很难避免——对除草剂抗性弱的杂草,死了,强的,活着,然后田里的杂草都成了“强者”的后代;下一轮,同样如此弱的死、强的活;一轮轮下来,田里杂草的抗性越来越强。这个道理和人类滥用抗生素,结果“培育”出了“超级细菌”一样,当你再次生病时,就不得不加大抗生素用量,如此恶性循环。杂草有了抗性,就需要喷洒更多的除草剂,才能把它们杀死。

转基因作物改变农民除草方式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就有英国学者预言,长期单一使用一种除草剂,杂草会产生抗性,但当时许多植保工作者认为,植物生命周期较长,基因组合程度高,不必担心像昆虫那样产生抗性问题。但事实支持了预言。

蹊跷的是,在转基因作物出现之前,人们就已经使用除草剂了,为何抗性问题近年来才大规模爆发?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肖国樱指出,以前农民可选用的除草剂品种很多,这些除草剂各有针对性,农民可根据自己种植的作物选择,而且轮换使用,这就不至于让抗性快速积累。

但转基因作物让农民的选择余地变小了,由于耐性基因和除草剂“绑定”,比如在大豆中引入了耐草甘膦的转基因,那就只能使用草甘膦除草剂。结果,美国90%种大豆的农户选用了同一种除草剂。

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还改变了农耕模式。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彭于发说,在传统农业中,农民以翻耕、在播种前的土地中喷洒除草剂、人工拔草等“组合拳”对付杂草;而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问世后,农户可以无所顾忌地在农作物的整个生长周期中使用除草剂,这无疑加大了除草剂的使用量。有人甚至戏称,再过100年,或许农民只会喷药这一种除草方式了。

对付杂草的思路要变一下

一直以来,人们对付杂草的思路是固定的:研制除草剂,又为了让农作物免受除草剂伤害,研究出了耐除草剂的转基因农作物。然而,耐除草剂转基因并没有解决杂草问题,反而带来了抗性难题。但科学家和农民仍然固执地认为草甘膦是百年一遇的重大发现,要采取措施维持它的效力——似乎想把这一条路走到底。

上海市农业科学院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所长沈国辉的建议是:“向祖先学习,把养草灭草、水层控草等传统农耕措施和机械防治、生物防治等手段综合起来使用。”然而问题是,如果强制农民用综合手段,农民根本就不会花更多的钱去买转基因种子;如果不强制用综合手段,既然喷药简单省事,多数农民就不会让自己“更辛苦一点”。

也有专家建议,我们可以像过去一样使用不同的除草剂来抵消抗性的增长,但这似乎已经没有了可操作性:目前很多转基因作物都引入了抗草甘膦基因,目的是在田间使用“农达”之类的草甘膦除草剂;如果换一种除草剂,势必要给农作物“植入”一种新的与之相应的“抗体”,这种新的转基因作物要经过一系列严格检测,以保证它对其他生物和环境无害,这项研究势必要花费许多人力物力。再看看抗生素的“前车之鉴”,有人担心,研究出了新除草剂,会不会进一步增强杂草抗性,其积累速度和规模,一旦超过新品种除草剂的研发速度,后果难以设想。到那时,我们可能除了回到手工拔草的老路上去,别无他法。

耐除草剂转基因技术是一场当前利益和未来利益的博弈。尽管许多科学家坚持:“我们不能因为汽车排放尾气而抛弃汽车……”但是人们还是希望,在还没有把握解决杂草抗性问题时,不要在耐除草剂转基因上一条路走到黑。或许,对付杂草的思路应该变一下。

成都治疗甲亢的专科医院有哪些

正规中医脑颠医院

治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