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泥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泥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她是西汉王朝最幸福的皇后她既不是窦漪房也不是卫子夫

发布时间:2021-01-07 12:13:19 阅读: 来源:排泥钢管厂家

她是西汉王朝最幸福的皇后 她既不是窦漪房也不是卫子夫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许平君的文章,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中国封建社会的大多数后妃的血溅宫廷都是因为失去了“留情容易守情难”的皇帝的宠幸,但有一位“国母”的冤死黄泉却恰恰是因为得到了皇帝丈夫的忠贞不渝的爱情,她就是许平君。少女时期的许平君容貌秀丽、性情温婉,但其父许广汉的织室管理员的职业却注定了她的贫贱的身份。

常言道“女大当嫁”,在平君刚刚成人的时候,便有媒人上门来为一个名叫欧侯的人提亲了。身为一名普通的小官吏的欧侯和平君还是很般配的,所以许家人满心欢喜地答应了这门亲事。正当平君沉醉于憧憬未来的幸福之中时,一个意外使这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泡影:正值青春年少的欧侯突然暴病而亡了。

对于未曾谋面的未婚夫的突然死亡,平君的心中自然也不免会有些许的遗憾,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使她感到了尴尬和气愤:一些知情人将欧侯的死归罪于平君,迷信意识浓重的他们认为柔弱的平君有“克夫之相”。而许家上下更是忧心忡忡:平君的终身大事究竟应该怎么办呢,又有谁愿意娶一个“克夫”的女子为妻呢。

或许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吧。正当许家为平君的亲事而一筹莫展的时候,许广汉的领导、掖庭令张贺想为自己资助了多年的刘询说媒,为此事绞尽了脑汁的张贺想起了自己的下属许广汉的女儿许平君。

自从欧侯去世之后,就已经没有人敢为“克夫”的平君说亲了。如今的刘询虽说已然流落民间,但身为武帝曾孙的他不管怎么说也是汉室之后。更何况前来提亲的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所以对于这门亲事许广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有像样的彩礼、没有隆重的仪式,但刘询和许平君婚后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因为夫妻二人都明白,精神上的快乐是物质上的富足所无法代替的。

公元前75年,许平君生下了刘询的第一个儿子刘奭。夫妻俩对这个宝贝儿子百般疼爱,一家三口齐乐融融。就在刘奭刚满一周岁的时候,从宫中传出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年轻有为的汉昭帝刘弗陵不幸逝世,年仅21岁。而这也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公元前73年,在权臣霍光的拥立下,刘询——这位几乎被世人遗忘了的皇孙登基称帝,这就是西汉历史上有名的“中兴之主”汉宣帝。而伴随着刘询的君临天下,西汉皇统也在经过了十几年的波动之后终于归属刘据一脉。

即位伊始,宣帝就碰到了一个令他十分头疼的问题:立谁为后。按照封建宗法制度,六宫之主非身为刘询嫡妻的许平君莫属。但大臣们的心中却早已不约而同地将皇后的凤冠给了霍光的女儿霍成君。

如果没有霍光,流落民间的穷小子刘询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皇帝的。作为回报,刘询也应该册立霍成君为后。更何况在那些墨守成规的大臣们看来,出身卑微的许平君是绝对没有资格母仪天下的。

知道了这一切的许平君竭力劝说宣帝迎娶霍成君,并真诚地表示自己不在乎皇后的名分,只要能够侍奉皇帝左右就已经很知足了。诚然,皇后宝座对她不可能没有吸引力。但聪明的她知道刚刚称帝、羽翼未丰的丈夫一旦同权倾朝野的霍光翻脸,后果不堪设想。

已经打定了主意立许平君为后的宣帝下诏要求群臣为自己寻找一把他贫寒时用过的宝剑。这道寻求故剑的诏书字里行间饱含深情,缠绵悱恻,读之催人泪下。已经从诏书中体会到了皇帝的坚决的意志的大臣们明白圣意不可逆转,于是都很识时务地纷纷上表请求册立许平君为皇后。

经过种种努力,宣帝终于将皇后的印玺交给了许平君,不负嫡妻。对此许平君万分激动,令她欣喜的并不是登上了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垂涎三尺的皇后宝座,而是收获了丈夫的一片真情。还有什么比得到皇帝丈夫的忠贞不渝的爱情更可贵呢。但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的许平君万万没有想到,正是丈夫的真挚的情感成为了置她于死地的元凶。

眼看着就要到手了的皇后

宝座飞了,出身贵族的霍成君竟然比不上一介民女许平君,对此霍家上下很是想不通。身经武、昭、宣三朝见多识广的霍光对此事还能有个正确的认识,但他的夫人、霍成君的母亲却因为爱女心切而又贪图富贵,决定除掉许平君这块儿绊脚石,帮助女儿夺回原本“属于”她的凤冠。可如何才能将圣眷正隆的许平君从后位上拉下来呢,霍显在等待时机。

两年后的公元前71年,霍显一直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这一年身怀六甲的皇后许平君突然偶感不适,焦急万分的宣帝立即召女御医淳于衍为其诊治。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是,经过治疗后的许平君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急剧恶化,最终不幸去世。

妻子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突然死了呢?正在宣帝疑惑时候,有人告诉他:在为皇后诊病之前,淳于衍曾经与霍光的妻子有过单独接触。

一切都不言而喻了,肯定是一直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霍家人将其毒害了。望着许皇后的遗容,宣帝悲痛欲绝:如果不是当初自己一意孤行地坚持立平君为后,又怎么会有今天呢,重情的他哪里能够想到自己的爱反而成为了杀死妻子的凶手。

得知已经走露了风声的霍家上下人心惶惶,霍光甚至已经做好了入朝请罪的准备。但此时还没有与霍光抗衡的资本的宣帝不敢轻举妄动,为了保住自己的帝位,理智地选择了顺水推舟的他非但没有降罪霍光,反而正式将霍成君册为了正宫皇后。

许平君就这样匆匆走完了人生路。如果不是两年前的那道突如其来的册后诏书,平君也不会冤死黄泉。谁曾想到这顶天下无数的女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凤冠对平君竟成了催命符、无常鬼。但即便这样,她毕竟幸运地得到了皇帝丈夫少有的真挚的爱情。

青海癫痫医院

西宁多动症医院

内蒙古中医医院

河北眼科医院